• 新闻是有分量的

    银行间流动性“过度宽裕”利弊凸显:交易员“借亦苦,出亦苦”

    2018-08-10 07:38栏目:商业

    本报记者陈植上海报道

    本报记者陈植上海报道

      银行间市场流动性淤积

      年初以来,随着央行扩容MLF担保品抵质押范围、超额投放5020亿一年期MLF,并先后两次降准,商业银行优质流动性资产储备和日间流动性非常充裕。而此时却又转向了另一个极端,流动性过度淤积于银行间市场。银行间隔夜加权利率断崖式急跌,资金交易员们4月份为了21%的隔夜而无眠,谁料想到了8月会为了1.4%的隔夜而忐忑。资金价格创下多年来的新低。然而此前央行之所以释放大量流动性,旨在鼓励银行将大量信贷资金投向小微企业与实体经济,但在实际操作环节却发生阻滞,货币政策传导不畅。目前解决银行流动性过于宽裕的最好办法,就是进一步采取有效措施令资金流向实体经济。(林虹)

      导读

      事实上,央行可以采取多项措施缓解这种局面,包括降准替代MLF、重启正回购等。但这些政策一旦落地,或许会对稳汇率与货币政策预期引导构成新的冲击。

      “幸福好像来得太突然了。”一家中小银行债券交易员曾诚(化名)感慨说。

      随着央行定向降准、公开市场操作及MLF超额投放引发银行间流动性日益宽裕,他骤然发现大型银行债券交易员的态度随之发生180度大转变。

      此前,他都是“求着”大型银行债券交易员借出资金,这些天多位大型银行债券交易员则主动找上门询问是否需要债券质押融资。

      “他们甚至连3000万元的债券质押融资额度也不放过,以往没有1亿元以上的融资需求,他们连看都不会看两眼。”曾诚告诉记者。

      多位中小银行债券交易员对此也感同身受。

      “8日银行间隔夜质押式加权利率竟跌至1.45%,这在过去三年都是极其罕见的现象,足以表明当前银行有着大把资金但不知如何花。”一家中西部地区城商行金融市场部负责人直言。

      银行间流动性过于宽松,还在同业存单拆借利率骤降上表现得淋漓尽致。

      7月份以来,银行同业存单利率迅速走低,几乎呈现“断崖式”下滑格局。截至8月9日,AAA评级的3个月期同业存单利率徘徊在历史新低2.0056%附近,离“2”整数关口仅有一步之遥。

      “现在整个银行间都有种大水漫灌的感觉。”曾诚直言。银行间流动性过于宽松现象之所以出现,一个根本原因在于宽货币向宽信用的传导机制不顺畅。此前央行之所以释放大量流动性,旨在鼓励银行将大量信贷资金投向小微企业与实体经济,支持宏观经济复苏增长;但在实际操作环节,部分银行要么正在储备大量信贷项目,要么延续此前紧信用政策,导致理应流向实体经济的大量资金最终“滞留”在银行间体系。

      在一家券商宏观分析师看来,其负面效应正随之浮出水面——

      由于银行发现钱太多无处花,干脆投资短期国债或票据赚取收益,导致中国3个月期限国债收益率迅速下滑,甚至出现中美短期利差(3个月期国债收益率之差)倒挂现象。

      “事实上,央行可以采取多项措施缓解这种局面,包括降准替代MLF、重启正回购等。但这些政策一旦落地,或许会对稳汇率与货币政策预期引导构成新的冲击。”这位券商宏观分析师指出。

      同业存贷利率创新低

      8月9日,一年期国债收益率与OMO利率出现倒挂,俨然成为当前银行间流动性过于宽松的新缩影。

      中信证券(600030,股吧)分析师明明发布最新报告指出,这是过去三年以来,一年期国债收益率与OMO利率第三次出现倒挂。

      “如今这次利率倒挂与2016年有点相似,比如经济基本面面临下行压力且货币政策出现结构性宽松迹象,但与此前两次不同之处在于,这次货币政策并未出现明显的宽松迹象,更多是央行释放流动性(投向实体经济)与银行落实信贷政策之间,出现了时间差。”他指出。

      正是这个“时间差”,让曾诚获得了难得的幸福时光。

      “现在不需要每天求着大型银行借钱,他们会主动送钱上门。”曾诚告诉记者。此前,中小银行通过国债质押向大型银行寻求资金拆借时,大型银行债券交易员都会“货比三家”,先评估中小银行能否按时还款赎回债券,再根据质押债券的信用评级高低决定是否借款。如今,这些大型银行债券交易员基本是照单全收,甚至会询问是否有长期资金拆借需求。

      “以往想找他们拆借一个月期限资金,总会遇到各种挑战,如今他们恨不得一口气借出一年期限资金。”曾诚直言。